天情而已老

这里楚青/天情
封面:司寒瑾


三党求原谅缺更

懒癌拖延症患者。
突然决定自割腿肉为生。
【只要我开坑开的快,懒癌就追不上我!】

【红色】一言以蔽之·上

写在前面的话:

给老窖 @洞穴狼的告知🐾 的除夕贺文。

试图精修所以拖到了今天【哭哭】这儿有三千字呢~夸我!

毕竟是给好友的礼物,所以HE是保证的,主角不会死。

但OOC敲章认证。

 

红色only,感觉到有其余cp一定是你的错觉。

哨向设定。丧尸末世设定。

我超爱一见钟情。

——应该也没人看,我大概不用担心这么多吧。

 

解释标题:王耀和伊万结合之后,伊万再也不会受到任何向导的精神暗示,其原因是:都被一个字屏蔽了。

——爱。

 

 

王耀踏入这个了解还处于资料的哨兵的精神世界。

那是一片满目白雪的荒野。

——是这个L塔次席哨兵的觉醒场所。

 

 

故事的起因就是我们的主角:

可敬可爱的B市塔首席向导,王耀先生,接到了一道命令——结合。

 

 

王耀作为首席向导,作为一个人就可以撑起全塔哨兵精神抚慰的首席向导,照理说是不会被要求跟哪个哨兵结合的。

而他也很想成为一个独立的向导——不同于末世初期被藏在高塔之中的向导。

 

没有特别的申请,匆匆而来的指令让王耀迷茫极了,犹豫之后还是提交了动用通讯设备的申请。

 

王耀是一个王家人。拥有王家血统的人,都是有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例如说,正在G市塔争首席哨兵之位的王家两兄弟。

——他们是所有向导的噩梦。

任何向导只要踏入他们的精神图景,就会被拉进独属于他们的黑洞。

 

王家的一名女性向导也是颇为神奇,明明可以入侵任何哨兵的精神图景,甚至于进行远程精神抚慰,却也不过勉强梳理他们表层精神的状态罢了。

而王耀的特殊之处,就是——

他对于跟他有长期接触的哨兵,或是进行过精神抚慰的哨兵,甚至是精神力比他弱的向导,都可以暗示,效果是普通A级向导暗示效果的百分之两百五十。

同时,他还非常的爱国。

非常非常。

那是一种绝对不会背叛组织的精神。

 

捆绑那些黑暗哨兵或是用于联姻真是太好了啊!【划掉】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向导本人很排斥除了自家人之外的任何哨兵。

 

王耀是一个很爱与家人团圆的人,他原本就是B市人,父母早逝。末世之后,他一得到两个堂弟的消息就去了G市。

——半路觉醒被锁在了路上的塔里整整八个月。

 

 

后来因为变异等级高,被送去了B市的塔,丧尸莫名其妙的怎么杀都不会少,他与亲人再也没有见面。

末世后资源有限,不过凭借A级向导的身份,他偶尔可以与堂弟表妹通讯。

 

 

这一次的申请批的很快,通讯也很简短。

“他们要我跟一个陌生向导结合……还是一个米国人。”王耀愁眉苦脸的样子那边的人看不到,可这声音中透露出的不情愿听得出来。

 

林晓梅笑了:“只能说没办法吧,别太难过。和他好好交流一下的话,说不定他会愿意带你上战场。”

 

另外两个男孩子就不是那么乐观了,他们不肯说话,看着林晓梅慢慢安慰王耀……

 

接了L塔命令,乘着末世以来第一次启动的飞机来到B市的阿尔弗雷德见到王耀的第一印象不是很坏,毕竟他是一个信仰实力的哨兵。

——王耀作为一个强大的向导,很配得上他。

“很高兴跟你结合,王。”

阿尔弗对王耀眨了眨眼,试图放个电。

 

王耀对他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闭着嘴巴一言不发,板着个脸带着他上了电梯。

 

 

 

“离我远点。”一句金闪闪的中文一下打进阿尔弗的精神空间,大地上翠绿色的草似乎都害怕地抖了起来。

 

等一下,这是向导之间的精神压制?

 

在阿尔弗对这个年轻的c国人肃然起敬之时,王耀心里是懵到不行。

 

等一下,这不是一个哨兵吗?

等一下等一下……

 

王耀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是个老年人,思考都变得那么慢了。维持着面无表情,走出电梯门。

“为什么到了塔顶层,王耀先生?”询问语气彬彬有礼,可王耀就感觉这人是一副随心的懒散模样。

 

没有回答。王耀皱起眉毛,下了一个“闭嘴”的精神暗示,看到阿尔弗雷德一下站的笔挺,连迈出的步伐都有些许僵硬,暗暗笑起来。

 

一双琥珀内的笑意在看到紧闭的塔长办公室之后消失了。

 

阿尔弗好像察觉到了什么,腰板挺得更直了。

 

说不定那什么“每座塔的首席哨向是一对”这样一个谣言就是从L塔开始传出的。

温柔的英伦绅士会在广阔的大草原上举办下午茶的聚会吗?还是说……

 

思绪被打断的原因只有一个。

每座塔的次席哨向也是一对什么的,绝对是谣言。

马上就会有一对……某B市塔首席向导跟某L塔次席哨兵的结合出现的。

王耀感叹着自己竟然几乎沉入那一片紫色,同非常不显老的年迈塔长友好地握了一下手。

 

哨兵是敏锐的,伊万感觉到王耀友好的精神触须靠近自己,不设防地向他打开了精神图景的一角。

——大概这就是爱情吧。

 

 

 

 

 

王耀看着白茫茫的雪原心中大震。

 

自从王嘉龙因在普通房间转化,入院住了许久,王耀就明白了转换的时候哨兵本人会因突然强化的五感多么痛苦。于是,在王濠镜有转换预兆的时候一掷千金,向塔申请了最好的静室。

 

向导在转变的时候,猛增的精神力会伤害到附近的人,又会因全盘接收下附近人的那份惊恐、害怕变得疯狂。

王耀自己是向导,而长大途中得到的一种对别人的敌意,让他在野外转换时没有对突然出现在脑海的各种情绪产生糟糕的反应,倒是自己的精神力伤害了不知道多少人……

 

总而言之野外,最不可能是哨兵转换的地点。

但眼前这块地方,分明就是这个哨兵的觉醒地。

因为措不及防接受转换的哨兵,好像没有活下来的。

这人……

王耀收敛了笑样,就听见一阵的婴儿啼哭声。

 

 

 

王耀低头,看到了那个被白布裹起来的小家伙。

他坚持,那双美目是不会被复制的——也的确是这样的——很好认啊。

 

 

停下大哭的婴儿握住了王耀的一根手指头。

紧抿嘴唇,不肯放过王耀手指的儿童把手搭上了王耀的手腕。

渐渐笑起来的清秀少年抓住王耀的双手。

你有察觉到什么了吗?

他问。

 

 

 

“你考虑一下?”王耀试图笑出一个完美的弧度。

“不行。”“这个……”“喂……”

第一个回答是来自亚瑟·柯克兰。其实王耀不高兴这样称呼他,因为直呼其全名什么的……好像不太礼貌。

 

但是如果用广义上礼貌的称呼,可能会被他以“别把我跟那群人混为一谈”为理由拖去干架吧。

 

——既然做不到礼貌,就干脆别礼貌了吧。

“ahen你说什么呢?”

 

亚瑟瞪着眼睛,不敢相信王耀的粗暴。

【亚瑟OS:???王耀你冷静一点,我觉得你好像已经变成另一个人了。】

 

第二个回答的是塔长。

“这个?这个没问题啊塔长!”根正苗红王耀的笑容是没有第二个人能做出来的,具有极强杀伤力的。

这名已经濒临失感的曾经的最强向导有一点点慌。

 

因为他立下的功劳数不胜数,所以上头特意让他来体验一把高层的感觉。

此时他希望自己能快点失感,失去向导的一切能力、荣誉、价值,收拾收拾回老家跟他家哨兵过小日子去。

 

——王耀完全没记得自己刚接到调令时的话:“希望重生再来一次成为哨兵,不需要被绑定,我要亲自去为国效力”

 

【塔长OS:王耀你一定是变成了另一个人啊!】

 

 

第三个人是琼斯先生。

——因为家族里只剩他一个人所以称呼姓氏完全不会有第二个人应答的。

 

 

王耀仔细想了一下,好像向导公然拒绝一个哨兵的结合请求是有点让他没面子的。

那……?

 

“那我可以提交跟这位王先生的妹妹的结合申请吗?”阿尔弗的呆毛突然又一晃一晃,精神起来了。

 

【王耀:阿尔弗雷德我觉得你变成另一个人了!!!!!

阿尔弗:这句话是我想对你说的啊王耀!!!!】

 

突然变成背景的伊万大可爱选择继续沉默。

因为已经习惯了啊。

不过呢……伊万想对王耀的出现说些什么,但要文雅一点。

 

——总是以背景的身份出现的向日葵,终于找到了太阳。

成为配角也没有关系,但他会拥有主角。

找到了让他继续沉默而不是开始大发雷霆破坏整张画布的理由。

 

 

顺便一提,让他准备发怒的理由是目前正在抓着王耀肩膀晃的阿尔弗。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