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情而已老

这里楚青/天情
封面:司寒瑾


三党求原谅缺更

懒癌拖延症患者。
突然决定自割腿肉为生。
【只要我开坑开的快,懒癌就追不上我!】

小郭与四圣器

01

  镇魂灯是长的跟昆仑很像的男人,去了胡子,去了长发。

  长生晷一袭白衣,是少女,黑长直,齐刘海。

  山河锥喜欢笑,老婆子总眯着眼,大约是看过世事。

  功德笔戴着与沈巍同款的眼镜,西装革履。

02

  

  郭长城睁眼的那一刹那就晓得事情不对。

  他还能睁眼!

  积下的功德保他长命百岁,得以寿终正寝,可还是太短了。

  将特调处成功交接给大庆,定完与沈巍全国旅行的赵云澜乐颠颠地告诉郭长城,他可以不再背负镇魂灯芯以身祭灯的悲惨结局,寿命跟常人差不多,还能多一点。

  楚恕之心里就讲,就是百年也不过弹指之间。

03

  林静坐在蒲席上,在断绝尘世杂念之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小郭跟老楚搞大象真是亏了。”

  听众祝红表示冷漠。

  亏什么啊,爱情的事情,能说亏吗?

04

  林静后来出家了,还成了佛。

  大庆被按在了特调处处长的位子上,待祝红从亚兽族大长老的位子上退下来之后,每天跑一趟蛇族领地,求她过来当副处。千里的距离弹指之间跨越,万年的修为可好用。

  送了林静,祝红开始跟一朵玫瑰花谈长达千年的恋爱,在大庆终于忍受不了单身生活跑出去找猫族人的时候当上了特调处副处长,日益转正。

05

  特调处在大战之后就不必存在了,可是最终还是决定留着。

  寒暑假学生来参观的时候,祝红就带着她的玫瑰花躲起来。

  可能去某个水果摊,或者混进大学校园逛一逛。

  然后美丽的玫瑰花被看着,被叹息为什么邋遢的胡子也能被称为玫瑰花的刺。

  

  玫瑰花很温柔,她不介意昆仑君的存在。

  如果你想,我们就在一起,如果不想,我就等你。

  情深似海大约真的是一见钟情的必然结果。

06

  赵心慈与妻子车祸去世的时候,赵云澜接的骨灰盒。

  他没哭,只是保持着沉默,沈巍却哭了。

  没有什么一塌糊涂,肝肠寸断,撕心裂肺,就只是掉了眼泪而已。

  那晚,赵云澜坐在沙发上问沈巍哭的原因。

  沈巍没有回答。

  “对不起。”沈巍那时,是想这样回答。

  昆仑君,还是赵云澜?

  现在已经没有这个问题了,因为赵心慈夫妇已经去世,赵云澜没有必要继续做赵云澜,他是昆仑君了。

  沈巍上一秒觉着自己自私极了,若不是他闯入赵云澜的生活,赵心慈夫妇说不定不会因为晚高峰这么荒唐的理由出车祸。下一秒他就知道自己错了。

  两个人的爱,怎好说是一个人的自由。

  赵云澜是还在的,他是这世的昆仑君。

  这些想法被赵云澜知道了,估计得生气。

  沈巍想着,放下手中的豆腐,走过去亲了一下赵云澜,安慰根本没有出现的怒气。

  “喵。”大庆不管三七二十一,迅速跳下沙发,通过窗户逃之夭夭。

  狗屁的怀念过去。蠢狗都死了,这狗粮爱谁吃谁吃吧。

  赵云澜笑嘻嘻地把沈巍的眼泪当做是他有了三魂七魄的证据,为“自己的功劳”骄傲的不行,亲了个够本。

  

07

  汪徵和桑赞只要没有阳光就活的好好,他们比沈巍夫夫还要牛,跑去环游世界,与特调处众人保持联系,却又不回来。

  亡者,王者?

  活那么久,孤独的要死,却又已经死了。

  还有你,可真好啊。

  在月下的海滩,桑赞与汪徵交换一个吻。

  也是在那天,郭长城去世了。
T.B.C

评论(5)

热度(35)